泊头力量——精神文明网
新闻详情
风吹麦浪
浏览数:6 

风吹麦浪,思绪如飞。记忆深处对麦收只是一些零碎的场景片段。        

小时候家里的田地不多,可是父亲在外上班,大部分麦收工作都落在母亲身上,便显得尤其繁重了。母亲又好强,不肯落人后边,所以总是早出晚归,异常辛苦。

一到芒种,母亲便喜上眉梢忙碌起来,趁好天气颗粒归仓。金黄的麦浪随风起伏,母亲弯腰持镰,一人几陇,急急地往前赶,随着唰唰的割麦声,麦子一排排整齐的撂倒,割完几垄,母亲就利索的把麦子捆好再去割。母亲的手总是磨破了又好,胳膊上全是麦芒扎的红疹子,一出汗就生疼。我想帮一帮母亲,却一不小心把腿割伤了,吓得母亲再也不让我碰镰刀了。每当麦收我只是自己在田地头上玩儿,日头一晒就闹着回家。这时母亲就会用手撑着腰,慢慢地走过来安抚我,顺便喝点儿水休息一下。为了不让我晒着,母亲还把两根木棍儿交叉杵进地里捆在一起,上面搭件衣服,形成一片阴凉,我就坐在这方阴凉里看母亲割麦。童年在我身边悄悄的溜走,就是这方小小的阴凉,为我遮住似火的骄阳,挡住岁月的洪流和倾轧,陪伴着我,走过童年花开花落的景致,朝气蓬勃的青年时光,直至现在,一路走来,欢欣也好,悲苦也罢,只要想起,心中便充满暖意和喜悦。

风吹麦浪,蓦然回首,零零碎碎的场景片段,我从未用心记住,只是那方小小的阴凉终究是刻在了我的心里,留下苍凉清寂的印痕。(人淡如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