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头力量——精神文明网
新闻详情
童年的麦收
浏览数:3 

单位办公楼的北面是一片庄稼地。前些天还是绿油油的一片,不经意间麦稍已经黄了,一幅丰收在望的景象。小憩之时经常和同事们临窗而立,感叹岁月变迁、四季更迭如此之快。

一辆辆联合收割机穿梭在麦田里,转瞬几亩地就变成了光秃秃的麦茬。现代化的收获方式让几十年前全家、全村齐出动收晒小麦的场景永远的远去了。          

从有记忆开始,麦收就是一幅很鲜活的图景。

天刚蒙蒙亮,一家人就拿着磨好的镰刀,抱着草绳出发了。从湿润的拂晓,到燥热的中午,一笼笼小麦在大人们的脚下扑倒。妈妈时而直起身,伸伸腰,不时地叮嘱跃跃欲试的我放下镰刀。再看远处,三五一行的草帽时高时低,各家各户都在忙着割麦。

闲来无事,我就和邻家的伙伴自找些乐趣。搓一把鲜嫩的麦粒一颗一颗的品尝,用麦子编辫子,挖兔子洞,偶尔还会发现一窝小鹌鹑或是鹌鹑蛋……要说做的最多的事就是逮蚂蚱了。拿一根麦子,留着麦穗,把蚂蚱穿成串,有胖嘟嘟的土黄色的,有碧绿色长翅膀、长腿的。那时候也有吃烤蚂蚱的,但是一串串的战果多数是玩着玩着就扔掉了。

玩乐之间,小孩子们最盼的就是那由远及近的“奶油冰棍、小豆冰棍”的叫卖声。一大早出门割麦,每家每户都会带上一壶凉白开,甚至就是凉水,有时里面还要放上一点糖精。有水喝也抑制不住小孩子们对冰棍的渴望。叫卖声的到来往往标志着大家可以休息一会了。大人们吃着冰棍说着今年的年景,讨论着收麦以后要种点什么。小孩们津津有味的舔食着冰棍,说笑打闹。因为每人只一颗,所以总是尽量的吃慢些,让那甜蜜蜜、冰冰凉的爽意维持的更长久。

年年大同小异的麦收,年年逐渐长大的我。再大一点,我就逐渐承担起了回家弄水,捆麦子的任务,最后直至能和哥哥们开展割麦比赛了。整个麦收期间,家家户户来去匆匆,风风火火的场景就像一场丰收大联欢,一张张晒得黑红的面庞上写满了喜悦。

童年的麦收,运去了,但是每当麦稍黄时,那一幅幅生动的画面总会浮现在眼前。(莫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