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头力量——精神文明网
新闻详情
那些年的“芒种”
浏览数:3 

俗语说,“芒种忙,麦上场。”“芒种芒种,连收带种。”“芒种”是农村一年中农活最忙的时候。一方面要紧着收,麦子收割期间最怕下雨。一下雨不但割下来的麦子有发霉的可能,而且未割下来的麦粒有可能一夜之间就会瘪回去,所以要“抢收”;另一方面,还要“抢种”,秋作物不能及时种下去,就会影响全年的收成。因此,农村有“三麦不如一秋长,三秋不如一麦忙”的说法。每到这个季节,庄稼人饭顾不得吃,觉顾不得睡,披星戴月,两头不见太阳,真的是忙得脚后跟都朝前了。

过去的收麦,可不像现在的自在,没有什么收割机,一律是用镰刀割,甚至是用手拔。用手拔最辛苦,用镰刀割也好不到哪里去。倒不是用多大的力气,而是撅腚猫腰的就叫你受不了。割麦子不能老是直腰,否则就会被人落下老远。这一天下来,腰疼的仿佛根本不是你的腰了,又酸又疼,只好用镰把儿狠狠地敲打腰部,这才好受一点。

打麦场里的活儿稍微轻松一些,不过罪也不好受。摊场、翻场、轧场、起场、扬场,反反复复,而且越是天热越是要干活。最要命的是轧场。套轴轧场要在最热的晌午头儿上,人站在没有半点遮挡的“太阳地儿”里,天上像下火,嗓子眼里冒烟,身上就更不用说了,就像刚刚从水里扎猛子上来一样。扬场是技术性最强的活儿,一般人是不敢着手的,只有那些庄稼好手才能派上用场。扬场的时候,要看风口,否则扬出去的麦粒与麦糠就会仍然混在一起;麦子扬上去要呈扇形,有放有收,不能把麦粒扬的到处都是;即便是“挲场”(扬场时,要一边扬,一边有人用扫帚把“麦鱼子”扫出来),也不是一件简单的活儿,有轻有重,有缓有急,手底下拿捏的有分寸,稍微不小心,就把麦粒给扫到麦糠里去了。

不过,麦收也有惬意的时候,也就是一场麦子打下来,把麦子装口袋的时候。那时候麦场里干净了,只剩下一堆黄灿灿的麦粒,如一座金色的小山。傍晚时分,凉风徐来,你赤脚踏在凉丝丝的麦场上,把金色的收成装进口袋里,也装到你的心里,什么辛苦,什么劳累,统统都忘得一干二净,就觉着这一年的苦、累,都值了。

      那些“累并快乐着”的日子,已经过去近四十年了,当时的点点滴滴却都深深地印在脑子里。现在的麦收已经不用人力,这固然是一种进步,对人也是一种解脱。但在解脱的同时,似乎把那点苦中作乐的乐趣也弄丢了。(李洪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