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头力量——精神文明网
新闻详情
清汤面的爱情
浏览数:3 

  爱情是青青的草,年年绿草青青,长满心房。老爸时常看着老妈,眼神中充满柔情。

  上山下乡的年代,母亲作为下乡知青年从天津来到父亲所在的村庄。当母亲一走进光秃秃的村庄时,村中的男青年们站在村头列队迎接。母亲像一只蜻蜓,在广袤而苍茫的田野中孤单飞翔。

爱干净的母亲在村中出了名,她总是把那间土屋收拾的干干净净,又黑又亮的马尾辫在修长的身后飘逸。环境的不适应和多日的下地劳累让母亲一病不起,发起了高烧。村里的大夫看到母亲痛苦的样子,忙着为母亲打针吃药,还一直坐在母亲身旁看护。直到下午,母亲出了一身的汗,感觉身体有些舒服了。她看着大夫脸上洋溢的微笑,一脸的歉意。大夫走出屋外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快吃吧,吃下去就好了!”大夫那诚实且专注的眼神让母亲无言,端起那碗热气腾腾的面条,两眼尽是泪花。母亲总是在以后的日子中回味那碗面条汤的味道,时常说“虽然是一碗清汤面,却有一股的清香,泌人心扉。”后来才得知那碗清汤面里有大夫在自己家偷偷拿来的几滴香油。

  母亲身体好了,大夫时常来做回诊,叮嘱母亲不要累着,并时常为母亲带些小礼物。身材伟岸气色青青的大夫,高高的鼻梁,浓浓的眉毛和一说话就满含笑意的一双大眼睛,阳光清纯的犹如一面镜子。那一年大夫20岁,母亲22岁。母亲得知大夫的父亲为他挑了周围村里几个条件好、门当户对的姑娘相约见面。每次见面前大夫总是跑到母亲这里哭诉,满脸痛苦。直到有一天,大夫突然闯进屋来,拉起母亲的手向他家跑去。

  母亲和大夫的爱情在枯黄的村落中,掀起一片片涟漪。“知青能在这里扎根?”这个话题在村中延续了好久。

  世事无常。那一年,大夫的父亲因公出差,客死他乡。70多岁的爷爷、奶奶痛不欲生,大夫的母亲大病不起,三个弟弟年少无知,大夫也病倒躺在土炕上不睁眼。母亲毅然收拾起她的背包直接住进大夫的家。

  大夫就是我的父亲。

  那一年,父亲的一碗清汤面温暖了母亲的一生,也温暖了自己一生。父母把一个支离破碎的家打理的井井有条,为三个叔叔盖起新房娶了媳妇。

  其实父亲根本不会做饭,几十年以后的今天仍是清汤煮挂面。多年的生活犹如清汤面虽然简单却散发着浓浓的清香,泌人心扉,芳香怡人。(心  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