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头力量——精神文明网
新闻详情
童年的桑葚
浏览数:8 

  转眼间又到了杨絮飘飞的季节,满大街的杨絮宛如冬日的白雪,一片片,将气温渐渐吹高。大人们在燥热中对抗着杨絮的肆意妄为,而孩子们却把杨絮当成上天赐给他们的玩具,一捧捧地抓起再扬落,享受着属于他们的快乐。也许是过了充满好奇的年龄,也许是用平静显示自己阅历的增加,百花斗艳的春、热烈似火的夏、硕果累累的秋、银装素裹的冬都已不会在我心中激起半点涟漪,可唯独这杨絮飘飞的春夏之交却足以让我心潮澎湃,因为这个时候我最爱的桑葚熟了。

  说到桑葚,我的嘴边至今还残留着童年里第一次吃到它的味道。当时也是这个季节,我和小伙伴冒着被大人骂的风险千辛万苦爬到桑树上玩耍,却想不到桑树为我们准备了一顿“大餐”。在当时,我们把桑葚叫做小葡萄,认为它是葡萄未完全成熟的样子,殊不知没有哪串葡萄是长在树上的。成年之后和友人谈起桑葚的样子,他竟然也和小时的我们有相同的想法,认为桑葚是迷你版的葡萄。紫红紫红的桑葚甜甜的,酸酸的,将我们的嘴巴舌头小脏手全都染红。大家坐在桑树上,尽情享用着这人间的小美食,吃到肚皮鼓起,太阳落山,吃到父母在树下对我们又喊又叫。在那之后我很长时间没有吃桑葚,也许是第一次吃得太多,也许是爬下树的我们被父母的一顿打打出了恐惧。但那种味道我时常想起,后来我和小伙伴都上了学,没人再爬桑树了,我们被锁在家里写作业读书看电视,谁再疯跑出去会被认为是没有出息的野孩子。想吃桑葚了,父母会在下班的路上在小贩手里买回一兜,母亲总洗上好几遍才放心让我吃下。但我却怎么也吃不出第一次吃它的味道了。再后来在课堂上学到了《诗经》,里面写到“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老师告诉我们作者借斑鸠食桑葚之甜迷醉来劝导女孩切勿品尝了爱情的甜蜜就深陷其中难以自拔。斑鸠吃桑葚会吃到迷醉之说虽然是夸张,但也侧面说明了桑葚的香甜迷人。

  又到了采食桑葚的季节,想必现在的孩子不会再爬到桑树上去品尝桑葚的味道了。一筐筐的桑葚遍布市场,人们可以比大小比生熟来随心所欲选购。想想我自己也从爬桑树的小毛孩成长为工作的青年,为这个社会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贡献。但那些童年美好的记忆却时不时地在心底搁浅,发出一串串回忆的符号提醒着我:时光易逝,应好好抓住我们所把握的每分每秒,不要回忆时嗟叹伤心曾经的不作为,回想起今日时应满是无愧之心。